社恐社恐社恐
发图,删图,情绪不稳定
一切发出来的东西都是可以被删掉的
闲(胡)扯爱好者,脑洞歪
社恐,严重社恐

【看前请阅读说明,不然你会被我迷幻der分镜和弄不出台词的懒惰搞得一头雾水✨✨】
The Banner-1
Emmm七夕快乐。本来想画个老套的梅熊H&C向的条漫然后正好撞上书展周,又被扔了一个特别折腾人的译本校对工作,理所当然画不完啦!!
这个草稿也是这三个小时内摸出来的鱼,如果你发现里面有一些比较精细的地方,那是我以前画好的。
几个剧情点:
1,时间点骤火后期的冬末,Fingolfin之死的消息暂时被封禁,被至高王叫到Barad Ethiel交代此机密事项的老梅发现至高王变成了自己男朋友
2,两个傻乎乎的路人小孩是哈多家的娃,老梅皱眉是因为驻地守卫薄弱,不是因为自己没被认出来
3,折断的旗杆……以...

Finduilas by the bridge of Nargothrond(实际上是舞姬梗
怎么玩上瘾了……p2照旧是一些草稿,还有一点原作向的东西……
大概不会有人第一眼认出是Finduilas但是请不要小看纳国的财力嘛!说到财力那就是舞姬了(啥)凭印象参考了好几版舞姬里妮基亚和甘扎蒂公主的服装xjb弄出来这么一个……抱着瓶子起舞是第一幕妮基亚等待恋人幽会时的段落,原本想是不是婚礼上的甘扎蒂更合适,但想想放弃了……架构上而言,Finduilas仍旧更接近妮基亚而不是同样爱而不得的甘扎蒂,只是加害于她的并不是一位骄傲狠辣的夺爱者,而是维拉的诅咒所注定的命运。
妮基亚和Finduilas这两个女角在...

画一哈一个困扰我的问题(是说当年b站的字幕似乎解读成了舔。也许是被字幕误导了?(此后我对雀哥的廉耻心就这样一直抱有深深的怀疑👋

Elwing rising from the sea


没有宝钻。第二张图是原本的印象,然后被我xjb搞成图一了(痛心疾首


会画这个的起因是 @lithrúnya 说羽生的新exhibition里的hydroblade像是Elwing从海里升起来的样子,当然我画出来就各种意义上都不像了(。但那是很美的一套节目,如同金色光辉下落入静水的花瓣,不介意的话可以去看一下,说是七月赏樱也不太过分的。

我觉得露仙的舞蹈应该是幽灵吉赛尔那个感觉(武断发言

既然说了,那就到处都说一下,我的底线是Fingon,如果有谁讨厌Fingon,那就意味着这个人是我应该不喜欢的,因为我找不出一个正当的理由讨厌他(蛮不讲理地

闲扯:Fingon和Himring

反正不会写下去了……就放着吧。

他被一阵微寒的气流弄醒了。卧室的窗户开着,窗帘也拉得不太严实,松松地拢住一方灰白的景色。就这初冬天气而言,房间里已经很亮,灰色石墙泛着微乎其微的蓝调,顺着光的走向没入透冷的阴影中。壁炉嵌在房间角落里,它烧了一夜,余烬里仿佛还有些光亮。他坐起身来,让眼睛适应这清晨。夜晚其实更暖和一些。烛光,灯光的色泽,Nelyafinwe的头发,染作深红的布料。他倒是清楚这地界的主人无意于营造什么氛围,但火炉是必不可少的,那光亮落在他的头发上便是相当暖和的颜色,连带着窗帘、地毯、印鉴封蜡、上了清漆的木质结构和床褥帷帐一同变得鲜艳起来。他听得石之血加以风干处理后是相当饱和耐用的深红染...

让我脑一发老梅……(图源水印

我和Bamboo可能八字不合……(吸毒一样地闻手腕才能闻到味儿并且中调在我身上会消失并且留香不过三小时……(是用量太少了吗……(但我还是喜欢它……

梅斯罗斯色(。

那套魔戒才24刀,精装霍比特12刀。后者已经是我的了(。)

我,盾冬,没粮食,活不下去
救命
(喂……

文艺复兴展达芬奇展区就顾着拍这个了。
来脑费诺啊!

闲扯:费诺这个精我真的能扯很久

费诺最圈我粉(但并没有成功)的地方是他一边狂笑一边与蘑菇的军队作战。在这样的行为之中他似乎并不进行自我判断,不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而是浸入使自我成其为自我的狂热与纯洁之中,这是极好的。正因如此他的人格十分伟大,他制造的东西不过是人格的一个侧面。这是关于某一部分精灵最好但不符合我对文学人物审美需求的一点(。
我不怎么喜欢费诺是因为他做了错事(某种自然法意义上的)虽然从(我脑中)终极的意义上来看这个对错没什么意义,但秩序确实是我喜爱的。无政府主义者还做至高王,拜拜吧您。(无政府主义也没啥不好,我敬为这种理想反抗的人,但不认为他们了解人本身。当然,费诺也不属于此类
但最诡异的是要说费诺在这些行为中有自由意...

……………………被老师拿出的一堆排版装帧仿佛同人本一般的翻译作业,受到了深了惊吓

1 / 8

© Ti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