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

Rhoda姐姐在肢体流动中的灵性和脱宝宝肃穆的疏离的感觉,多美啊(重点不是她们两个长得像吗(当然不……
然而脱宝宝放在上一代icon旁边看起来……真是嫩啊……再过几年长长就可以好好的脑哥哥了吧嘿嘿(摩拳擦掌
我坚持她俩的泡菜封也可以脑(不不,穿普拉达的梅斯罗斯是不存在的

lithrúnya:


两位业务水平优秀的女士,被我们@TianA 拿来窃窃窥了几分Maedhros和Maglor的影子
说五官,两人都凌厉,比例优秀,美得正统
。Vittoria Ceretti as Maedhros,你看她的眼眉,肃穆,抽离,借于given grace a double majesty...

闲扯:醉酒

有一点不知道怎么认知是否喝醉,要么没反应要么喝完有点晕就没事了(不过晚上喝早上起来一定会宿醉头疼,但啤酒没啥效果)但是经常事后想起来感觉酒后似乎会相当疯癫,比如大晚上在街上和基友一边说话一边狂笑,玩真人rpg冷静爬窗但智商掉线或者在观光车上唱“后来~”……………………到底是不是因为喝了酒我完全不知道(。不如说是因为不喝就已经可以非常神经病了所以失去了对神经病的意识。

我不是很喜欢喝酒的(绍兴的梅酒十分好喝btw,很冲,配上羊肉面,和带酱油甜味的汤水一起喝下去)经常也不知道为啥要喝,很可能就是亦步亦趋地…总是和别人一起喝,所以才会不知道醉在哪里吧。就我而言醉酒不会有什么豪情,如果实在要说醉了之...

发现了旧本子......重新开始随便画生活。



操心的熊熊。也是冰火au。
坚持贯彻北方就要毛绒绒的奶熊和跑道墙外把断手梅扛回来的熊熊。
上下文大概就是,比如老梅墙外打衣柜从龙背上摔下来,熊熊带着狼救人找龙……(比划)



哦对了这是七夕贺!…(。

说起来最近脑老梅都是拿吉娘娘的脸线条拉硬朗锋利一点完事的(比划
看着多舒服多理想啊,她这种才是真·中性相貌,怎样都好看,娘娘万福金安(请你停止……

我挂死你!!!!!!!(你对露露做了什么(看在英俊的二梅的份上!

lithrúnya:

…自己瞎脑,瞎乐乐,不要当真。
不要外转,图都来源pinterest

#关爱挪森缅因人人有责

要去英国读两年的朋友,用小半个暑假的时间学会了她多年来懒得学的做饭技能(你看看你自己做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闲扯:为什么说宝钻很有可能是三个球及铁王冠的可能形态(or复习宝石学的错误姿势

首先,有很多面的宝石最为人熟识,好像宝石天生就是要有很多面——这不一定的。
这种面叫做刻面,许许多多刻面形成了宝石的琢形,是经过设计的几何形状的宝石切磨样板,我们最熟悉的上面是个x边形,下面是尖角的形状叫做圆明亮形,是最常见于钻石的切工,一共57或58个刻面(看最下面的尖角有没有磨平成一个小面),这种切磨方式刻面还不算特别多……但是对于切工有很严格的要求,构成了钻石4c分级中切工一项最基础的要求。此外还有一类叫花型切工,比如一般为长方形的祖母绿型/阶梯型,弧形等边三角形的盾形,早期切磨工艺不成熟时采用的玫瑰型等等……他们有一些是不一样的烟火,有一些是圆明亮形的变体,就是说结构、刻面相似,但整体形...

啊啊啊啊啊啊梅熊不足!!需要梅熊!!!!!

电影版的盖拉太恐怖了。

闲扯:一个(并不)朋克的二梅

他在他的房间里躺了五天,开始的两天是孤独的。女房东在第三天走进房间里来,呵斥他肆无忌惮的放歌。“别这么说!”他大笑着,玻璃瓶骨碌碌地滚到女人脚边,瓶口塞着破烂稿纸。第四天,漂亮的赛希尔来了,地板咔嚓咔嚓响,鲜甜刺鼻的香气顺着床头柜和窗帘爬满昏暗的四方空间,天似乎亮了,但他蜷在黑夜身后,将身体浸没在不见天日的矿坑之中,在那儿生一堆阴烧的火。于是他不知道黑夜和白日,亦不懂得时间,手表躺在层层叠叠的被褥里,时针被碾得支离破碎。
“但第五天照常来临。”后来有人告诉他。
是的,他说,他的房间被侵入了。玻璃被砸碎,球状的、管状的、利齿般的碎片四处滚动逃离,随后被闯入者踏过,最后一点儿暗火熄灭了,那人的出现往房...

闲扯:Lothlorien

刷魔戒原著。盖拉好啊,盖拉非常的好,我说不出来的好,不由己的反复无常的,说她softly地警告Frodo“Do not touch the water!”那里我就突然伤心起来……。

托老的文笔相当可以的,很容易就盖过了电影的印象,怎么讲,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这种信息很详实的叙事风格,但阅读(还有地图可以对照)体验相当不错(但借用高中同学的说法就是,很可能会产生“有很多景物描写而且很好看但是剧情跑太慢”的感觉)

Lothlorien无比怅惘呀,那也许就是维林诺的景象,盖拉德丽尔眼中的诱惑那一段相当有趣,想她自己当年是怀着什么样的欲望离开Tirion,而万年后她目光之中的人类与精灵不可及的过去如...

我真的十分介意费诺和梅格林的照应……虽然并没有丝丝入扣的一致性,但是母亲之死、工匠的身份、理想之城的崩毁这几个要点就让我饥渴难耐了(喂

费诺太好玩了。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他。

过两天也许又能发胡扯小论文啦哈哈哈……

林斤澜这人文风有毒,太喜欢了(啥

闲扯:时态大法,或为什么我越来越搞不出梅熊

鹅朋友说到过“芬巩生前……”这个梗,生前真是好啊,就和过去时一样。但其实谁会去说“芬巩生前”这个句式,仔细想一下还是不一样,比如在诗歌里,如果有写给他的诗歌,那就是每说到一个动词都是在悼念,如果往这方面理解的话生前就是很和善的了,越过这个词听者就被放到人还活着的时候、眼下仅仅存在于诗歌中的一颦一笑还能眼见耳闻的时候。

话说精灵语也有时态吧(。这么一想就愈发觉得二梅真好啊。

(这什么跳跃性思维

((标题的梅当然是大梅。但不知道关于大梅能说什么,好难啊

1 / 8

© TianA | Powered by LOFTER